妈妈的双腿

时间:2017-08-05 阅读量:加载中


大家在茶余饭后都爱谈论“葡萄棚那一家”(整个大院就强哥家有种葡萄,故名)。那时候我还小,对男女之事半懂不懂的,而大人们也总是故作神秘,在议论那事时老把我们小孩子轰走。为此我很讨厌。倒是见人们议论多了,我不觉很有些反感,认为人们太多事,颇为同情强哥母子。 有一次我在房里睡午觉,妈妈和几个妇女在客厅闲聊。聊着聊着话题又转到“葡萄棚那一家”,也不知怎么几个较为年轻的开始互相取笑“小心你儿子长大后也爬上你床!”正闹得不可开交的时候,有一个大婶撘话了,她笑对我妈说:“你长得那么俊,你儿子长大不爬上你床才怪哩!”其他女的马上附和,顿时一片哄笑。 那个大婶的一句玩笑话竟象刻在了我脑子里,让我终身难忘。在我进入青春期后,我就常幻想着和妈妈做爱,可一直都没有机会--因为各方面条件都没有。我长大后才慢慢收起了对妈妈不轨之心,可对母子乱伦的事却一直很感兴趣。我想,世上母子乱伦的不少,只不过鲜有为人所知罢了。 特别是那些短暂的母子情就更不为人所知了。在我长大了不再存有非份之念后,没曾想竟有了一段刻骨铭心的经历。 那是我刚参加工作不久的夏天。有一天妈妈突然请了公休假来看望我。对妈妈的到来我感到很奇怪,后来才知道原来她是和爸爸呕了气才来的。 我们单位条件还可以,我刚进去不久就分了一间单身宿舍。妈妈来到我只好把床让给她睡,自己打地铺睡地上。 刚开始两天还没什么,可慢慢的又被妈妈吸引住了。妈妈那时四十不到,保养得很好,加上她身材本来就不错,看上去也就三十出头的样子。我那时跟大学的女友分手后已有半年多没碰过女人了,特想女人,和妈妈朝夕相对,越看越觉得妈妈好看,越看越是着迷。而妈妈在我面前穿着也很随意,有时候换衣服出去也只是让我转过身去,待我也很亲昵。这本来没什么,可因为我心中有鬼,所以总觉得妈妈象是在勾引我。 这天晚上十点来钟我就睡下了。不久妈妈冲过凉后进了房。当时她穿着一套短袖白底带花睡衣,刚洗的长发随意地披在肩上,显得妩媚又秀气,而那雪白修长的双腿更使我怦然心跳。 妈妈进房后就坐在床边吹她的头发,一边跟我聊天一边将她的脚适意地搁在我身上。昏了头的我又觉得妈妈象是在挑逗我,犹豫再三后就试探着伸手把妈妈的脚握住。 妈妈似乎没什么感觉,一点挣脱的意思都没有,只顾着吹头发,由着我抚玩着她柔软的双脚。我轻轻搔了搔她的脚底,妈妈轻轻笑了一声没挣脱,也就继续由着我抚玩。 这时我感觉特温馨浪漫,按捺不住心中的爱意,不禁偷偷吻了吻妈妈可爱的素足,妈妈还是笑了几声,继续吹她的头发。 妈妈吹完头发就直接睡下了。我大失所望,暗恨自己自作多情。辗转反侧就是睡不着。后来妈妈起来了,问我为什么睡不着。我嘟囔着自己也不知说了些什么。 然后妈妈就说既然睡不着就聊聊吧,说着就躺到我身边,还将我的左手放到她的腮边轻轻地握着。我怔怔地看着妈妈,觉得她的目光好温柔,好妩媚。 轻柔的抚着妈妈的面庞,用手指帮她梳梳头发,摸索着她耳垂上的饰物,那种感觉真得很动人。 我和妈妈先是聊她和爸爸吵架的事,听她诉说爸爸的不是,后来就把话题扯到我身上。妈妈问我有没有女朋友,我说还没有。妈妈听了就调皮地模仿一首歌里的一句“你没有女朋友?当然不信了。”说完KKKBO地笑了。 我这时不知怎么就认定了妈妈确实在挑逗我了,我决心把它挑明。想了想,我就有办法了。我先把话题转到我小时候的一些琐事上,然后再和妈妈聊起我小时候大院里的邻居。 最后,我鼓起最大的勇气,一手揽着妈妈的脖子,颤抖着问妈妈:“你还记得‘葡萄棚那一家’吗?那家真有意思。”妈妈听了惊讶地望着我,她从我的神态中明白了一切,她好象不认识我似的盯了好一会儿,然后似怒非怒地摇摇头,低声道:“夜了,早点睡。”说着就要起来。 我明白是自己自作多情了,心中是又羞又愧又恨,想也没想就一下压在妈妈身上。 压到妈妈身上后我就有些害怕了,可我随即发现妈妈并不十分生气,对我的鲁莽她只是感到又可气又好笑--尽管她装出很生气的样子。而妈妈温软的身体和身上的体香又使我欲火大盛,我紧抱住她不住地诉说我的恋慕。 刚开始妈妈很坚决地要我放开她,可在我死死纠缠下语气慢慢软了下来,目光也充满了怜爱。在一阵长时间的犹豫不决后,妈妈终于低声答应我“就这一次。” 然后妈妈就放松了身体,我听到她答应后并没有立即把她身上的衣服脱光,只是开始温柔的流着泪吻着她,我不知道怎★★★★★ 记住本站主站 【色AV】http://www.5577dh.com ★★★★★么会流下泪来,可能是太兴奋了吧,那时感觉似乎是欢喜得整个人都快要炸了。 妈妈似乎也感到了我浓烈的爱意,在开始的一会儿抗拒之后就仍由我吸啜着她的丁香小舌。 我一面吸吮着妈妈的香舌,一面从妈妈的睡衣下摆把手伸了进去,因为算是在家里吧,妈妈在睡衣下并没有戴胸罩,我毫无障碍的握到了妈妈的乳房,感觉竟然和少女的乳房并无二致,可能妈妈因为我的动作也有些兴奋了吧。 想到这儿,我愈加兴奋,一边深吻着妈妈的香唇,一边轮流搓揉着妈妈两边的乳房,一边解开了妈妈睡衣,随着我的动作,妈妈的喉部也发出了轻轻的声音。 很快,我已经把妈妈上身所着的睡衣完全脱下了,暂时离开了妈妈的樱唇,我在把睡衣放到床上去的时候顺手拧开了床头灯。妈妈婴儿般白皙的胸部随着起伏在泛黄的柔和光线下明暗变化有致,那一刹那竟让我心神为之颤栗不已。 妈妈似乎感到了灯光,睁开眼睛,发现自己半裸的样子,娇羞不已,双手很快遮住了胸部。 但是她那娇羞妩媚的神态更深深的吸引了我,不等她开口出声,我很快再次压上妈妈的身体,勃起的阳具隔着睡裤抵着她的小腹,重新搂着妈妈,再次吮出她的香舌,然后是她的耳垂,玉颈,妈妈不时轻轻腻声发出一两声“羞人啦”,双手也慢慢攀上了我的脖子,在我不断的抚摸搓揉之下妈妈的乳头也高挺了起来的。 稍稍抬起身子,才发现乳晕也变得好大,我俯身吮上她的玉乳,想想小时候应该就从这儿获取营养吧,欲火焚身的兴奋中也夹着一份莫名的感动。 在妈妈断断续续的娇声中,我吻到了妈妈平坦的小腹,抬头一看,妈妈已经闭上了眼睛,双手又遮在了胸前。 轻轻退下妈妈的睡裤,妈妈含露待放的玉门在稀疏的体毛掩映下出现在眼前,妈妈似乎也感觉到了温度的变化,白皙的脸色愈发发红了,连脖子都快红透了,呼吸也明显变得粗重起来。 我愈加兴奋起来,却克制着自己没有立即剑及及。想起刚才偷吻妈妈的素足,片刻之前的温柔现在竟然感觉如此遥远,我又重新抬起妈妈的玉足,一个脚趾一个脚趾的吻过来,妈妈的腿轻轻抽动着,却柔顺的由着我将她的双足轮流吻了过来。 吻过小腿后,我俯身来到妈妈的双腿之间,轻轻吻着妈妈的大腿内侧,妈妈的抽动更厉害了,终于,她的小腿缠上了我的后背,大腿却又张开了些,慢慢的一些蜜汁从她的玉门渗了出来,我沿着她的大腿吻了上去,终于来到了我出生的圣地,粉红的玉门随着玉腿的张开已经不再像原来的一条缝隙,一些嫩红的内壁已经隐约可见,几根体毛为蜜汁粘住附着在一边,看着这旖旎的景色,我觉得口干舌燥,似乎心跳又上升了一大截,几乎是脑子轰的一声,我就吻上了妈妈的玉门。 妈妈明显抽搐了一下,小腿把我卡得更紧了,随着我舌头试探着深入那迷人的蜜穴,妈妈的小腹不断往上抬了起来,轻轻的哼声渐渐变成了喘息,进而变成了一种介于啜泣和轻笑之间的娇吟,伴着泛滥的蜜汁,甜美的肉壁似乎也迎合着挤揉我的舌头。 在抵达舌头所能到达的最深处之后,我一路搅动着舌头从蜜穴退了出来,这时候妈妈的玉门已经完全张开了,一个艳红的花冠触目惊心的探出了玉门之外,我轻轻啜着妈妈不断溢出的蜜汁,慢慢吮上了那稍稍露头的花冠,这时妈妈的娇吟声更大了,但是还是尽力控制着声音,压抑的娇吟声给我无限的刺激,我吮吸得更用力了,妈妈的双手控制不住的按住了我的头,似乎要把我的头压在那炫目的花冠上不再起来,小腹也高高的挺了起来,我觉得吮吸似乎已经不能满足我那接近甚至融入妈妈身体的欲望,开始轻啮着妈妈的花冠,妈妈的身体剧烈的向上抽动了一下,大腿猛的收回紧紧夹住了我的头部,发出一声短促而压抑的轻呼,同时蜜汁像是失禁了一半溢了出来,我拼命的吮着,吻着,直到妈妈的大腿再次张了开来。 在妈妈的双腿之间坐起身来三下五除二退掉睡衣,坚挺的玉茎对着仍在不断颤栗的妈妈愈加显得精神起来,我再一次爬上妈妈的身体,顾不上刚刚离开妈妈的蜜穴,又重新吻上了妈妈的玉唇,双手又故地重临,开始蹂躏着妈妈的玉乳,刚刚开始平静下来的妈妈轻轻叹息一声,主动迎合着我,很快,我火热的玉茎探进了妈妈温润的蜜穴,由于妈妈的蜜穴足够湿滑,我几乎没费什么力气就很顺利的滑入了蜜穴深处。 妈妈这时也一改刚才的矜持,开始主动吮吸起我的舌头,并且睁开了眼睛娇羞的看着我慢慢开始抽动,随着我抽动的加快,妈妈的呼吸再次粗重起来,渐渐的我开始加大插入的深度,妈妈的小腿再次反缠上我的膝弯,双手也开始紧紧搂住我的后背,渐渐的我感觉到玉茎似乎碰到了什么阻碍,而妈妈的哼声也响了起来,小腹又重新开始不断抬起迎合着我的抽插,愈加变得殷红的花冠已经完全暴露在玉门之外,我知道快插到妈妈的子宫了,那就是孕育我的圣地所在呀。 想到这里,不禁玉茎一阵酥痒,我知道自己快要泄了,双手绕到背后分开了妈妈的双腿,然后把她的双腿高高举起揽住,开始更深入的抽插,这时我的每次插入都已经进入了妈妈的子宫口了,而每次也几乎是完全抽出到现在已经完全露在外面的花冠,然后挨着花冠插进去,妈妈双手撑在床单上,努力的迎合着我的抽插,娇吟声一度几乎失控,但是因为担心被住在旁边的我的同事听到,又很快压住了声音,我突然发力,把妈妈的双腿交叉摞在我的脖子上,然后低喝一声,把妈妈几乎整个儿提了起来,几乎是垂直的完全把玉茎插了进去,妈妈娇吟的声音也突然为之一拔,双手撑床整个人悬空着成了一个弓形,双腿则紧紧夹住了我的脖子,同时蜜穴开始剧烈的抽挤,一股股热流冲击着我的玉茎,我觉得玉茎一阵电击般的感觉,开始在妈妈的子宫内开始喷射。 喷射的同时,我几乎是下意识的整个人把妈妈的腿压了下去,几乎把妈妈的身体折叠了起来,然后吻着妈妈。那一刻应该不会很长,但感觉真是天长地久一般:拥吻着强烈喷射。一会儿之后,我放开了妈妈的双腿,也慢慢的退出了妈妈。 但我还是俯伏在妈妈身上不停的吻着妈妈,妈妈也回吻着我,平静了片刻之后,妈妈开始起来清理身体。 我慢慢冷静下来,开始觉得愧对妈妈。 “妈妈,对不起。”我轻轻的说,妈妈停了一下,没有说话。我呆了一会儿,继续自说自话,“妈妈,我知道我不应该,但是你在我心中是如此的甜美,以至我无法自禁,就如刚才的情爱更是让我觉得甜蜜得几乎要晕了过去...”妈妈轻轻笑了一声说,“看把你给美的,幸亏是在你的地铺上,要是这木床,不把楼弄塌才怪!” 灯光下妈妈娇媚的神情再次触动了我,加上刚才欢好之后还没有换上衣服,我轻轻从背后搂住妈妈道:“妈,我爱你。”妈妈柔顺的靠在我怀里,任我爱抚着她的全身,一番缠绵之后,妈妈挣脱了我说:“太晚了,关了灯吧。”我一看闹钟,竟然十二点多了,自己也吓了一条,不过休息了一阵后,我似乎又兴奋了起来,拖着妈妈站起身,让她对着灯光让我饱览春色,娇羞的妈妈发现我挺起的玉茎愈发尴尬起来。我恋恋不舍的关上灯,搂住妈妈继续开始爱抚,出乎意料的妈妈竟然也主动套弄起我的阳具,可能是没有了灯光下的尴尬吧。 很快在妈妈非常自然的配合下我们又再度欢好。因为两度春风,都比较累了,稍加清理后妈妈也没有回自己的木床,就和我裸着身子搂着一起睡在地铺上。
本文来自X成人網-内容来自WWW.KKKBO.NET